你也是傲娇吗

主澄拒绝KY,最近沉迷双杰不能自拔 🔆九月

求大家加把劲争取500赞,就能看到神仙商写长篇文了。

商拾三甜不了了【持续自闭】:

来吗。挂个48小时或者24小时都行。

最近也到了期末论文期,可能更新进度会放慢一点,新安排的产出是圣诞和有劫劫的联文www,我们已经搞好了大纲呐。

荒年会继续更,欠大家的《薄幸名》会认真思考大纲;其他的点梗和二十题慢慢安排。会尽量修一修旧文,如果大家想要我可以给大家打个包之类的。

有一个不情之请是,大家鞭策我更文o的k,但请不要定向催更好吗。感谢大家!

(可能因为我被催了也不会写但是会心情抑郁)

感谢大家这几个月来的陪伴!大家如果有什么希望或者要求可以留言给我!有什么问题也可以悄咪咪问我呀。

大家新的一年要好好的!商拾三和2019都爱您!❤

如果像喵喵说的真的有幸破1k……那大家想要什么福利呐(我就是……白日做梦的问一下)

【羡澄】论大师兄为何如此勤奋(中)

少粮的日子还是自己产靠谱。

瞎写,凑合看。


正文:


   魏婴的目光太过炙热,直直的望着你,令江澄隐隐产生一种危机感,仿佛…仿佛一只柔弱肥美的羊羔正被饿狼等待吞噬。


  江澄立马掐掉了这种想法,狠狠的在心里把自己唾弃了几句,真是脑袋抽了才会想到那个,更何谈自己和柔弱哪里沾的上边!肯定是错觉了!但是身体却很诚实,此时僵硬的不得了。


  从小一起长大的缘故,魏婴还是很了解江澄的,他啊,从小就爱逞强,察觉到了江澄的僵硬,知道他大概还是有些不安害怕的。


  其实魏婴又如何不紧张?平时肆意惯了,如今,喜欢的人在怀,而且两人马上就要有实质性的关系了,想想都抑制不住,很想抱着他,大喊三声以表现在开心激动之情,但是,他不能。如果真这么做了,江澄指定要揍人了,好事也会泡汤。


  江澄早已别扭的把脸转向了一边,但是魏婴还是看到了他微红的脖颈,还时不时的用眼睛偷瞄自己,魏婴喉头滚动了一下,感觉嗓子有些发干,正思索着如何让两人的第一次美好难忘。


  “魏无羡,你不做就给我起开!你不知道自己多重吗?”


  “师妹别!我做我做。”


  不管了,自己以前也看了不少画册,江澄藏起来的那本更是看了好几遍,应该…不难的。俗话说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错过了这次机会,谁知道江澄什么时候才能答应自己!


  魏婴抬起了右手,眼睛死死的盯着江澄腰封上的系带,明明触手可及的距离,只要轻轻一扯,那让自己渴望的身体就将展现眼前。


  “魏无羡,你干嘛,哪有人打自己的?”江澄转头看了过来,一下子就坐了起来,话里满是责怪之意,但是手上却在魏婴刚打的地方揉了起来。


  魏婴太过紧张,解系带的手一直有些颤抖,手指完全不听从指挥,无力的在那和系带较劲。明明同样的衣服,穿了无数次了,此时却怎么都解不开腰封上系带的结。着急之下,希望它能争气点,魏婴用左手撒气似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右手。


  并没用多大的力气,但是声音还是显的有些突兀,江澄正好斜眼偷看的时候看到了,不知道魏婴怎么又发疯了。


  “澄澄我没事,我皮糙肉厚的,一点都不疼。”


  魏婴张嘴露出一笑,与他平时张扬欠揍的笑有些不同,似乎带了点憨气。


  这个笑却让江澄心跳都漏了一拍,平时魏婴就又‘疯’又‘傻’的,现在一笑感觉更傻了。


  “果然是傻了。”江澄平时说话直接惯了,又嘟囔了一句“傻乎乎的,难看死了,别笑了,以后也不准对别人这么笑,听见没有。”


  “是是是,我保证以后不笑给别人看,我只给我家澄澄一个人看。”


  原本还挺紧张的两人经这么一打断,反而不紧张了,之前是天时地利,现在人也和了,再不发生点什么都对不起自己!


  然而江澄却一把推开了魏婴,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扬起了脖颈冷哼一声,那副傲娇的小模样越发勾人,使人心痒难耐。


  “还傻站在那干嘛!回家。”江澄已经将周围喝光了的几个空酒坛收拾到了一起,拎着酒坛就打算走人。


  魏婴简直不敢相信,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而且,按正常情况不是应该可以发生点什么了吗?


  脑子快速的转了几遍,打算发挥自己‘不要脸’的特长,这时候要脸干嘛,当然是要澄澄啊!


  赶忙凑了过来,一副讨好的模样,笑的更傻了,压了压声音,想尽量显得可怜一些,他的师妹可是最心软的人了。


  “师妹,不对,澄澄,回去干什么啊?你不是答应…答应我了吗?”语气真挚又可怜,惹人同情。


  江澄翻了个白眼,这厮还真是不要脸皮了,以前每次犯错的时候,他对自己一委屈,自己就信了他,每每都帮着他收拾烂摊子,虽然知道他一点都不可怜,但是,每当魏婴摆出这副表情的时候,他还是信了魏无羡。


  江澄把手里的酒坛往魏婴怀里一扔,昂首一扭头抬脚就走,根本不管身后魏无羡急得跳脚的模样。


  月明星稀,魏婴抱着空酒坛追上了他,往莲花坞方向回去。试图从江澄的神态上分析一下那事是否还有希望,可能是表明了心迹的缘故,反而猜不出来江澄在想什么了,只能巴巴的盯着江澄的侧脸看。


  “哎,师妹,你还没有回答我呢,你可不能说话不算话,方才你答应我了要和我做…”


  “你给我闭嘴!当别人听不到是吧!”江澄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打断了他还未说完的话,转身快步推开了房门。


  留下魏婴一个人站在院子里,听到他念叨完了剩下的话“做亲密的事的。”


  正在魏婴觉得自己不争气,散发着颓败枯萎的气息时,江澄不是很友好的声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还不把酒坛扔了进来,你还想抱着它们睡觉吗!”


  魏婴把怀里酒坛往地上一放,将两只手在衣摆上抹了抹,随手抚了一把自己长长的马尾,又换上贱兮兮的笑进了房间,双手背后关上了房门。


  视线往房间一看,柔和的烛火映照下,江澄已经脱去了紫色的外袍和短衫,只留着黑色的里衣穿在身上。


  十八岁的身量,正好在少年向青年间转变。里衣比较贴身,紧紧的贴合在江澄修长的身上,领口是V字型的,就算腰间系带绑的整整齐齐,但是却依然露出了他雪白的脖颈和一半的锁骨,而江澄半露的锁骨有着柔美的弧度。


  用白皙的手指解开了扎着头发的发带,顺滑的黑发倾泻而下,自小扎惯了丸子,方便又省事,练武的时候也不影响,没想到散发后竟也是有及腰长的。


  将发带往桌子上一放,随意的拿手指捋了捋因为扎着而有的地方打结了的头发,期间根本不看站在门口的魏婴一眼。


  长相随了虞紫鸢的江澄,细眉杏目的,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投上了一些阴影,越发显得秀美异常,动作间,领口微微开合,胸口前白皙的肌肤若隐若现,虽然露的不多,但却有一种神秘朦胧的诱惑感,引人一探究竟。


  江澄抬头,眼角微挑的看了一眼魏婴,似乎正打算说些什么。却不想,魏婴三步就做两步,一瞬间就蹿了过来,双手紧紧的搂住了江澄劲瘦的腰,将头埋在了他的脖颈间,深吸了一口气。


  “阿澄,你答应我的。”


  江澄无奈,这人惦记了一路,实在是有够缠人的,恐怕不答应了他今晚得被他缠上一整晚,别想睡觉了。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说话像放屁,风吹过就散了。”


  魏婴双眼明亮,被他盯着让江澄产生一种错觉,在他的眼中,自己就是他的珍宝……


  揽着江澄带着他就向床榻边走去,期间搂着江澄腰的手也没闲着,手指这动动那摸摸,带来阵阵麻痒之感。


 【此间和谐两千字,脑补】

 【这是一个开场,不要混淆了以为有两篇车,以后补】

    ……


  江澄这一晚确实没能睡觉,倒不是如他想的那般被魏婴烦的不能睡,而是…累极了,身后某个部位抽痛到麻木,江澄狠狠的瞪着身上的人。


  

【羡澄】论大师兄为何如此勤奋(上)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啥

没粮可看,还是自己产吧

擦边,凑合一下



  这一刻江澄内心是有些后悔的,某个部位太痛了,再加上那种被撕扯开的羞耻感,想要骂人都痛的没有办法张口,因为一出口就是沙哑怪异的声音。


  仔细想想,自己是怎么就同意了魏无羡这厮的要求,真是信了他的鬼话!

       越看他的脸越不顺眼,只能死命的瞪着罪魁祸首。


  九岁那年,父亲带回来了一个男孩,名叫魏婴字无羡,让自己与他好好相处。


  最初,两个人试探着和对方相处,江澄发现,自己似乎并不讨厌他,说来可笑,堂堂云梦莲花坞江家少宗主,却没有朋友。


  魏无羡天生一副笑脸,又洒脱随性,渐渐的就吸引了自己的目光,他喜欢看魏婴无拘无束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性子,两人一路相伴着长大成人,所谓的竹马大概就是这样吧?


  最近魏婴常常偷溜出莲花坞,还不肯告诉江澄他去了哪里,干了什么,直到有一天半夜,魏婴一身酒气回来,身上还沾有让人不舒服的脂粉气。


  十五六岁的少年,身体已经发育完全,对于某方面的躁动确实会有好奇,难怪他近日总神神秘秘,原来是去青楼找姑娘了。


  其实,魏婴最近也很苦恼,他发现自己似乎对江澄有种奇怪的感觉,两人同睡时,他越发喜欢身侧江澄身上的莲香,甚至好几次有些冲动,想要对江澄做点什么,可他又不知道该做什么,只觉得有些渴望,对他那个人,那副身体渴望。


  可江澄闻到这脂粉气一股无名火蹿上了心头,直接把魏婴揍了一顿,看他趴在地上烂醉如泥,偶尔还说着梦话‘好香…要喝酒’,最后,还是忍不住又起来给魏婴擦了脸洗漱,扶他上了床歇息。


  那次之后,魏婴总是会偷偷给他拿画册话本看,江澄心里不服输,再加上好奇,也就跟着魏婴看过一点,但是,画册上的女人太过露骨,动作淫靡不堪,江澄每每都红着脸又把魏婴揍一顿,赌气就跑了。


  而江澄对魏婴也不是没有感觉的,只是他没有想到而已。


  十七岁那晚,江澄做了一个梦,醒来惴惴不安,并不是什么噩梦,而是某种意义上的美梦。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做点春梦挺正常的,但关键是梦里那个人,正舒服在云端的时候,身下人的脸这时显现了出来,妈的,竟然就是魏婴那厮,魏婴可是个男人!一瞬间吓得江澄就交代了,醒来就发现自己梦遗了。


  紧张不安,心虚,羞耻,难以置信种种情绪萦绕在脑海里,偷偷将床铺被褥都洗了整了干净,这才开始想自己是不是中邪了。


  也没有人去问问。而且这种事实在是难以启齿,最后江澄想了想,决定偷摸去一次青楼,他知道男女结合才是正常的,觉得自己是不是不正常,而且他想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做那样的梦。


  结果却是不了了之,莺歌燕舞,处处都是淫声浪语,江澄绷着额上的青筋坚持了半个时辰,终是忍受不住气愤着一张脸离开了青楼。


  路上碰倒了一位书生打扮模样的人,包袱里的书籍散落一地,江澄匆忙帮他拾取地上的书籍时,看到了一本画册,封面上画的是两个动作诡异亲密的男子。


  见到江澄对这本书发愣,书生又一看不远就是青楼,而江澄面色有些不愉,以为自己猜对了真相,便压低了声音凑到江澄耳边,对江澄说了几句。


  “公子,可是喜欢这本?一两银子便卖于公子,我可是都做过备注标记的,很好懂,公子看上一遍就能会的。”


  江澄本想反驳,但是却张了张嘴什么也说不出来,总觉得周围的行人时不时的将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赶忙将书往怀里一塞掏出了一锭银子给了他,就想离开。结果书生一看这么多银子,拉住了他,又是一番耳语,从书堆里又找出了两本往他怀里一塞,兴奋的还想说什么,江澄红着脸落荒而逃。


  怀里的几本册子像是什么猛兽一般,烫的胸口发疼,又无法忽视它的存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江澄在莲花坞外找了个隐蔽的角落悄悄翻开了书看。


  江澄面红耳赤,撒气一般将书往远处一扔,不消片刻又折返回来,两本已经浸了水泡坏了,看了看地上的那本画册,皱着眉头拾起塞进了怀里回了莲花坞。


  江澄紧张了很多日,尤其是天天看着魏婴笑的没心没肺的模样,晚上又是做春梦,梦里还是魏婴。


  越发觉得自己可耻,竟然对从小的兄弟有了那方面的想法,只好面上装镇定,面对魏婴时脾气也越发大了。


  渐渐地,那本画册江澄都忘记了,却不想被魏婴给看到了,魏婴偷偷把书看过了几遍,又放回了原位。


  魏婴就说最近江澄怎么总是莫名其妙对自己发脾气,而且还不让自己与他同睡,感情源头在这!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师妹就是别扭!都忽略了那是男男书册。


  直到那晚,他听到江澄说“魏婴…”,强撑着快到了天亮,看见江澄悄悄起了床,轻手轻脚的收拾床铺,魏婴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麝香味。


  一瞬间清醒过来,结合最近江澄的异样,原来师妹是做了那种梦吗?而且,他叫的是自己的名字。


  心里砰砰直跳,很想起来抱住江澄表达一番自己的感情,但是,他不敢这么做,他怕江澄恼羞成怒反而糟糕。


  夏日的莲花湖夜晚很美,江澄和魏婴总是喜欢带一点江厌离做的莲子糕和两坛酒在莲花湖看月色,今夜,也是如此。


  魏婴如往常一般,话多又呱噪,一直说个不停,江澄只闷闷喝酒,偶尔会被魏婴逗的骂上几句。


  清冷朦胧的月色映照在两人身上,淡淡荷花香萦绕鼻尖,两人都有些微醺。


  魏婴看着江澄好看的眉眼,喉头咕咚一声吞咽了一口,壮着胆子开始调笑江澄。


  两人平日里打闹惯了,肢体交缠肌肤相贴也并未觉得有什么,可那是以前。现在的两人心里都喜欢对方,自然是有些不一样的。


  魏婴压在江澄身上,两人衣衫有些凌乱,瞬间生出些暧昧绮丽感。


  江澄微红着脸颊,迷蒙着双眼瞪着身上的人骂到“给我起开!” 


  然而,此时却一点气势都没有,反而平添一股撒娇的意味。


  不需要别人指点,此时此景,美人在侧,魏婴也知道他该做什么。


  凑近了江澄的双唇直直的亲了上去,柔软的唇瓣混合着些酒气,缠绵悱恻,一吻毕,魏婴颤抖着双臂却又死死的压住了江澄的身体。


  “阿澄,我想要你,可以吗?”


  可能是喝醉了,可能是满足那份萦绕了几年好奇心,也可能是此时的魏婴好看的有些蛊惑人心。


  江澄怔愣间微微点了点头。



  ……

 【此处省略两千字,脑补吧】


  ……


  江澄躺在床上全身酸痛到怀疑人生,羞恼不已。


  魏婴忙前忙后的给他递水端饭,一个劲的说“对不起,师妹,我一时没有忍住,师妹你感觉怎么样?”


  江澄咬牙切齿的骂他“废话,你说我感觉怎么样!嘶,疼死了!”


  书上说第一次不疼的,相反会非常舒服,在上面的人也能体会到不同于女子的快感。果然,话本什么的都是骗人的!


  屁股那里火辣辣的疼,一整晚自己都没有感觉到那什么快感,虽然有几次好像有点舒服,但只是一点点,不能否认此刻屁股巨痛的事实!


  一月过后,魏婴心心念念着第二次,师妹肯定也是期待的,自己让江澄那么舒服,他肯定也是喜欢的,不过江澄自小脸皮薄,还得找个机会给他喝酒!


  自从和江澄有过那次美妙的结合后,天天盼夜夜盼,今日终于又骗到了师妹喝酒,一想到江澄的身体,两人紧密美妙的结合,魏婴控制不住的就兴奋了起来。


  两人喝了酒,魏婴正想着办法哄着江澄,想再一次发生点什么,结果江澄一怒之下大骂了一句“技术那么差,屁股痛死了,以后都不做了!”


  魏婴如遭雷劈,什么绮念都消失了,活像一只斗败的公鸡。


  近日,莲花坞弟子感叹大师兄竟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正勤劳的看书学习,不再带人偷莲蓬打山鸡了。


  而魏婴呢?眼睛一眨不眨的仔细研读着手里的书册,罕见的认真严肃,当真一副好学的模样。


  视线转到手里的书册上,赫然写着“XX龙阳”旁边还有一本小册子竟是写着“XX技巧”。

  

大家都很好看!

向所有人比心!

[ 我出的江澄 ]

作者:吉川流

在微信上面看到的,侵删。

一看到这张图片就很有感觉,这不正是说的我们吗?

写文使人头秃,瑟瑟发抖。

希望各位同好压力小一点,头发少掉一点!

澄湛北斗七星活动预告

坐玛莎拉蒂的有劫:

活动形式:每隔三个小时发一篇文


活动时间:12/25当天


活动要求:tag澄湛北斗七星,澄湛。


staff及时间表


策划     @坐玛莎拉蒂的有劫    @沈临川


3:00 天枢       @坐玛莎拉蒂的有劫 


6:00 天璇       @独孤璃幽 


9:00 天玑       @开玛莎拉蒂的紫贝壳 


12:00 天权     @一九八七 


15:00 玉衡     @沈临川 


18:00 开阳     @你也是傲娇吗 


21:00瑶光      @白玉堂前燕 

这是我媳妇  @子熙 

表白!表白!

比超大的心心❤️❤️

画的好好看啊,喜欢




子熙:







双杰




抱歉:小可爱们

最近停更,之前的文先等等。

 考虑新开个短篇写,

我很多章节暂时先锁了,看情况。

放心,事情过了会解的,大家也都别慌,我们这种小圈应该没事的。

先这样吧,抱歉了。

【 在淡圈边缘试探 】

( ・᷄৺・᷅ )


😎😎 

湛澄二十四节气活动预告

独孤璃幽:

北风其喈,雨雪其霏。年光易老想逢归
看枝头露白,春寒料峭。
花底蝶飞,蝉夏映晖。
惊觉岁暮,恐残英,衰减红翠。
怕雁走冬,斑两鬓,又催霜雪。
二十四节一枕梦,避尘销得三毒,
岂曰:惠而好我,交颈与归。


————————湛澄二十四节气活动文案
发文格式如下
【湛澄二十四节气】立春·✘✘✘(题目可自拟)
打上湛澄tag,湛澄二十四节气活动tag。单人tag打不打随意,大家想打便打。
发文时间
春篇 2/1 当天8:00-20:00随意时间都可发文
夏篇2/2  当天8:00-20:00随意时间都可发文
秋篇2/3  当天8:00-20:00随意时间都可发文
冬篇2/4  当天8:00-20:00随意时间都可发文


春篇:
立春——梓漆 @椅桐梓漆
雨水——菠萝 @菠萝蜜钟
惊蛰——余陆 @namanana 余陆
春分——堂前燕 @白玉堂前燕
清明——璃幽 @独孤璃幽
谷雨——咩咩 @观山海


夏篇:
立夏——鸣筝 @说快板的鸣筝
小满——璃幽 @独孤璃幽
芒种——梓漆 @椅桐梓漆
夏至——紫贝壳 @开玛莎拉蒂的紫贝壳
小暑——过直易弯 @过直易弯
大暑——嘉嘉(乌头马角) @乌头马角已相救


秋篇:
立秋——有劫 @坐玛莎拉蒂的有劫
处暑——玖久 @你也是傲娇吗
白露——无离 @落墨无离
秋分——圆圈 @不想写文的圆圈是好圆圈
寒露——将芜 @云枕鹤
霜降——江莲 @莲台白骨卧


冬篇:
冬至——堂前燕 @白玉堂前燕
立冬——倾栗 @♣倾栗
小雪——沈临川 @沈临川
大雪——一九八七 @一九八七
小寒——容容 @你算哪块小饼干【铮容容】
大寒——阿离 @离